Sep. 22nd, 2011

大结局里的密穴探险,让我很怀念小时看的那些武侠书。
  • 我看着那张笑脸,不仅自问,亦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亦非可曾有过片刻对我动过一点心。他从未曾给过我答案,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在自问自答,给自己最完美的答案,才让沉醉至今。
  • 我满腹狐疑地往下一看,却吃惊地发现下面是亦仁,他正在端茶浅茗。  我眼珠一转,拼命地放松两颊的肌肉,这样我的口水就会顺流而下,我想呸亦仁很久了,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体贴自己送上门来。
  • 亦仁叹气道:「濛濛从来不是一个哑巴……他是哑巴,只因为你不会开口说话……」亦仁说到此处,长长叹了一口气,道:「我羡慕你,你何其幸运,你的濛濛是一个深情的人。」  亦非良久不语,亦仁又笑道:「不过你又何其不幸,你的濛濛还是一个很爱开玩笑的人,这一点……我倒是不敢领教。」
  • 我冷笑道:「亏得老宫藤一贯赶着牛车洒花瓣,若无这些花瓣垫脚,你踩过的地方,岂非都要划成宫藤家的?」  亦非淡淡地道:「那他的脚丫子倒比我的千军万马要值钱。」
  • 邓云口吃,晋文王戏之曰:『卿云艾艾是几艾?』邓云答道:『凤兮凤兮,故是一凤。』刘邦想要更换太子,周昌口吃道:『臣口不能言,然期期知其不可也。陛下欲易太子,臣期期不奉诏。』刘邦一笑,太子始定。  「邓云指一凤,周昌成一龙。龙与凤,就是指一对,故这幅对联的谜底应是双字。」
  • 那涂在洛神的眸子上的墨汁,必定是一些遮光隔热之物,我一旦洗去,光直接透入纸,射在后面的几面镜子上。通过火来摧毁这面假墙,我长叹了一声,若单论天资,亦容果然是无人能及。  我们根本不用去破解亦容的题,只要四处敲一敲就能打破那堵墙。可却被自己固有的想法束缚住了,不知道这算不算亦容对我的讽刺。
  • 我微笑看着那张逐渐露出来的脸,我知道那张脸上有一双眸子,它们是琥珀色的,有不多不少的留白,刚好能盛住我想要的阳光。

Profile

fiefoe

October 2017

S M T W T F S
1 234567
8 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
Page Summary

Style Credit

Expand Cut Tags

No cut tags
Page generated Oct. 19th, 2017 08:07 pm
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