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. 4th, 2011


搜索这句名言的时候无意发现的文。 纠结文要冷静的笔法写,还是看得下去的。 诡丽八尺把HE 藏在番外里,喜欢原结局的读者该是什么样的审美情趣啊。
  • “毕竟时间是最好的老师,不过把所有的学生都弄死了。” 肖昀做哀叹状。
  • “那是。高考填志愿,不求最好,但求分最高。结果一个看得顺眼的女生都没有。”
    “有那么惨烈?”
    “在T大,能看到漂亮女生,便可以长生不老。”
  • “每个人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揣测别人。你理解的,只是你的期望或担忧罢了。”
  • 冬天的时候还能隔着冰看到里面的鱼虾,捉出来煮了,不好吃。倒是夏秋的蚂蚱,肥肥的,拢起火来烤,放点方便面的调料,味道和鸡腿差不多。
  • “如果两个人是很好的朋友,他们非要这么恳谈吗?”肖昀问。
    “不会,”是不会,朋友需要互相理解。
  • 蓝加虽不好看他俩在一起,也觉得这厮,未免太从容了一点儿。
  • 爷爷这几天犯糊涂,开始念叨以前的事儿,奶奶被收上去的首饰盒,被分了的良田、马车和牛羊,被埋在坟岗上早夭的女儿,死了半个世纪的亲友出来找他话家常,死透了的生产队长喊他下地种田,还有朝鲜战场阵亡的弟弟,就仿佛一个世纪的浮沉看在眼里。
  • 东远看世事,自有一种读书人的刻薄,
  • 东远习惯性地拍他头,不满道,“子非鱼,焉知鱼之乐。我小时候还算幸福。就算不足够幸福,也足够幸运。”
    肖昀思考了半晌,觉得东远说得真好。自己认识东远,也许不足够幸福,却也足够幸运。
  • 话说到这份上,喜欢不喜欢这类儿女情长,肖昀有点不想聊,再聊显得自己小气,也让东远小看了自己。估计在东远看来,他的这些怨怼,也都是无聊之人的无益之事吧。
  • 蓝加说你把所有理想都寄托到何东远一个人身上去了。有什么资格谈理想?
  • 蓝加对肖昀智商忽上忽下又控制自如颇为称奇,
  • 就好像,赫费斯提翁也不愿看到亚历山大随便娶个女子。”
    东远却说,“你是没看过欧洲史。历史学家们都说,亚历山大错就错在没留下子嗣,所以他死后,亚历山大帝国分崩离析。直接被他手下军阀瓜分了。这种状况持续了三百年。”
  • 东远说忙他人之所闲。
  • 东远想了想,“还好。有的时候觉得自己挺自私的。男人是社会性的动物,总想掌控一些东西,否则就没有着力点。
  • 人生总是有聚有散,只是有句诗怎么说来着?看人生、几番离合,便成迟暮。
  • 在一起很好,但不是生活的全部。你喜欢我,我很高兴,但我不需要你只喜欢我。

Profile

fiefoe

October 2017

S M T W T F S
1 234567
8 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
Page Summary

Style Credit

Expand Cut Tags

No cut tags
Page generated Oct. 19th, 2017 08:00 pm
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