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. 21st, 2011


一个太热一个太冷,虽然说冷暖各人知,两个人处在一起还是得协商一下,统一温度。 读桔子文可以解受“原来你也在这里”毒太深,以为情爱只需相遇相识的。
  • 哎呀,他女朋友得多开心啊,这哥们追妞追得,这也是一技术活儿啊……
    苗苑站在旁边听,整个人都像踩在云里,看什么都是虚的,飘飘忽忽的一点也不真实,陈默一口气打出来“苗苑”二字,看看旁边的计数牌还富余了几十发子弹,他打得兴起,在旁边又多打出一颗小小的心。
  • 沫沫倒是觉得这谈恋爱吧,要么你就装矜持到底,要么你就死三八路线,你不能死三八还装矜持,那就是损人不利己,大家都难受。
    苗苑眼泪汪汪地问:“沫沫,那你觉得我是个什么路线?”
    沫沫上下瞄了两眼,热情洋溢地握住苗苑的手说道:“亲爱的,其实做个快乐的三八也不是那么令人悲伤的事儿!”
  • “看我晕过去很好玩吗?”陈默故意瞪她。
    苗苑低头对手指,半晌,不要命地点个头:“嗯!”
    “这样啊!”陈默抱着苗苑站起来,看着她笑笑:“就不给你玩。”
  • 陈默事不关己随她去折腾,其实苗苑就是很十三点地喜欢跟陈默一起排队。
  • 苗苑想,我那么爱他,不说一辈子,起码前半生就只有他了,那么对他好一点,顺着他一点其实我也乐意的,不是吗?如果有些事其实我也不是真的那么介意,真的想生气,就别关心那什么通常的标准了。
  • “这么跟你说吧,我们跟你们性质不一样,就这像一个屋子,你们就是在门口的那条狗,要吓唬得住人,最好就是让人看到你们就别起什么心思。我们嘛,就是在屋子里面藏着的,最好就是谁都不知道有我们这群人在,最好就是都没人发现我们已经把能料理的都料理了。”陈默不擅长打比方,这在麒麟是一条真理,他可以面不改色地把一个人气晕过去,然后还特别诚恳地问你为什么生气。
  • 老婆婆说不会啊,苗苗回来了啊,她好像成天都在家。
    陈默顺着这个话题就聊下去了。
    是的,陈默不如陆臻亲和力十足男女老少通杀,也不及夏明朗妖孽横行,套话的功夫一把一把,然而化装侦察毕竟是基本科目,陈默的军事技术水准一向都是很高的。
  • (有些女人没有止损程序,她们不懂得及时平仓,即使心中怨恨横生也会觉得前期投入过大不肯抽身,意不平心不甘情不愿,磨人伤已。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死狗都是陈默,有些死狗是货真价实的芋头,我们总是需要一点勇气及时离开芋头。)
  • 她在想,我的爱情,就像穿着衣服睡觉,包得太多太厚,虽然在困的时候也能睡着,可是毕竟不能安眠。
<<

Profile

fiefoe

October 2017

S M T W T F S
1 234567
8 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
Style Credit

Expand Cut Tags

No cut tags
Page generated Oct. 19th, 2017 07:58 pm
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