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. 23rd, 2011


暂时停在这里吧。和后半段相比,这里的花前月下真是值得怀念。
  • 曹修武看了看陆臻:“五公里多少?”
    “那得看怎么跑了,平原、越野、雪地、泥沼地,裸跑还是全装,或者超负荷,直线跑,或者导航跑……”
  • 以至于陆臻之前还和阿泰玩笑,这年头的空战就像打魔兽,不同级别就只能被屠杀,同级别的才能拼操作。
  • 他参加过很多次演习,而绝大多数的时候,他就像一棵巨树的一片叶子那样参与了整体,在他身边全是与他差不多的叶子,他抬头看,也只能看到自己的茎干与枝条。可是现在不一样,现在的他站在云端上,看着树干里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养分,看着每一片树叶的繁茂与凋落。
  • 曹修武目瞪口呆:这什么人啊,把导弹当游击队打?
    陆臻忽然乐了,止也止不住,眼角眉梢都露出笑意,曹修武有些诧异地看着他,陆臻只能绷起脸正色道:“我觉得这很像我们那儿人的风格。”
    曹修武吩咐了参谋下去查这支导弹部队的指挥员,随口问道:“你们那儿什么风格。”
    “绝不配合演习,绝不按正常作战,决绝死磕到底,誓要砸碎对方的心头宝。”
  • 于是,整个下午洗衣店的小妹都在偷看那个穿着短袖迷彩T恤与松散作训裤的年青军官,独自坐在店堂的角落里,抱着笔记本猛敲的专注模样。
  • 徐知著在角落里扯严炎的衣角,轻声俯耳过去:“陈默真砍过队长??”
    严炎撇嘴:“怎么可能,那刀明明是当年在新疆挨的。”
  • 夏明朗失笑,百练钢成缠指柔,眼角眉稍里全是柔情,可偏偏不敢动作,硬生生地绷着,僵硬出一脸诡谲的笑意。看得曹修武心存警惕疑窦从生,果然啊……就是得这么个邪行的眼神,才像是打那种邪行仗的人。
  • 麒麟虽然经常参加演习,但却很少参与其他部队演习之后的事儿,最多也就是在野外和兄弟部队就地灌回酒,连演习报告都是回家自个写,交由大队方面总结出具。用夏明朗的话来说,那就是提枪就上,爽完就走,非常的没有人性。
  • “你这话一听也不像他会说的啊!这么浮夸的话,根本就是我的风格。”
  • 情况有些失控,在夏明朗心里一些灰色的烟雾被吹散,一些美好而温馨的幻想被打碎,然后在废墟之上,新的观念再度建立。没有人知道,在这个富丽堂皇的包厢里,在这些昂贵的美酒与珍肴旁边,有一个人,在默默的崩溃与重建。
  • 你将永远都无法用双手抓住一颗心,你只能看清他的心灵所在,相信他,会与你血脉相连。
  • 陆臻苦下脸,其实道理谁都知道,可事到临头,却不是人人都有夏明朗这么厚的脸皮,如此精深的心理承受力。。
<<

Profile

fiefoe

October 2017

S M T W T F S
1 234567
8 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
Style Credit

Expand Cut Tags

No cut tags
Page generated Oct. 19th, 2017 08:02 pm
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