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. 9th, 2011


很久没看网文看得这么过瘾到魂不守舍的了,但立竿见影的后果就是看得昏天黑地,睡眠不足而欲罢不能,好象书里的人和事比自己朝九晚五的点卯现实还鲜活,而且实况转播一样我视线转开一会儿就会错过什么似的,但又舍不得看得太囫囵吞枣,只好昧着良心消极怠工,并庆幸冰箱里粮草充足。

桔子树当真沉得住气,第一卷的慢热是极细的火煨牛筋。
  • 没想到海陆那边的老旅长眼睛一瞪:“欺负咱们没有空中力量吗?”于是马上调了一架两栖直升机过来。  陆臻一想到军长当时的神情就想笑,那叫一个心不甘情不愿,又要搭架子摆姿态,活脱脱的嫁女情结,最后还在嫁妆上下功夫,力求一个风光大嫁。
  • 然而,一个人的时间花在哪里,总是有分别的,如果一个人聪明,他就会倚重他的大脑,所以聪明人一般很少会有副好身手,
  • 夏明朗也就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方进竟然直接蹦了两个专业名词给他,顿时诧异起来,目光一凛,直直地刺了过去。    “别,别……队座,实话跟您招了吧,在俺们那届,您老身上这639块肌肉,全都有主了,就等一声分尸令下,哄抢,各归各位……就那骨头架子还不带扔的,还能熬碗热汤喝……”
  • 半夜三更的,陆臻趁着昏睡前最后的一丝清醒和徐知着一起诋毁教官,夏明朗是暴君,郑楷是凶相,方进是佞臣,陈默就是酷吏,一整版不带水的宫杀恶剧,足可以 全班人马穿越到遥远的古代去颠覆一个王朝。
  • 有什么比费尽心机装完恶人被人戳穿还要再被刺一句,说:你他妈这恶人装得狗屁意义都没有!更恶心的? 夏明朗自己也青筋狂暴,训了好几年了就没遇上过这号的主,陆臻的目光洗礼主要是针对他,他夏氏的脑门那才是正面主战场,方进那纯属侧翼误伤。
  • 夏明朗很头疼,训过那么多人,陆臻是最挑衅的一个,他挑衅的方式不是大吼大叫,也不是咬牙切齿,他是从根本上的不认同,并且用一丝不苟地完成所有的训练任务来表达他的这种不认同。
  • 哪个死不要脸缺德带冒烟的
  • 副驾驶愣了愣,吼:“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!”  鉴于此鬼实在过于生猛,夏明朗最后只能扯了根背包带暂时将他捆牢,陆臻从山上滑下来,诧异:“你连死人都不放过?”  夏明朗做委屈状:“是死人都不肯放过我。”
  • 夏明朗在他耳机里窜出一声:“陆臻,你是真的不知道双流通讯器只有我这边可以关通道吗?”  陆臻默了一下:“队长,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。”
  • 是的,夏明朗不是一个他可以选择去讨厌或者不讨厌的对象,他是强悍的存在,你的喜好与他无关,他会自在地存在下去,对于这个人,只有适应。

Profile

fiefoe

October 2017

S M T W T F S
1 234567
8 91011121314
15161718192021
22232425262728
293031    

Page Summary

Style Credit

Expand Cut Tags

No cut tags
Page generated Oct. 19th, 2017 08:02 pm
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