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. 6th, 2017

因为是蓝紫青灰,所以不介意BE。根据一些流行语和手机的出现,故事应该是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吧 —— 至少主人公的气质很符合那年代。
  • 景天到黑龙江去的时候,正是那个极北之地最美丽的季节。白天早早地就来了,阳光射进窗户来叫醒她,夜晚又迟迟不肯离去,吃了晚饭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。草甸上野花开满,地榆结着紫色的小果子,老鹳草的花有一枚硬币那么大,剪夏罗有毛绒的花边,亚麻的花小得像一粒米,柳兰开得一片一片的玫瑰粉最是亮眼,浅水里是半池半池的金色荇菜花,松果那么大的蓝刺头上停着水鸟,每走一步都要惊起十七八只蚱蜢。景天去之前买了几本草花图集,每天采一把野花回来对着书辨认。
  • “看不出你原来这么笨。”她妈妈点一下她的头,说:“就去找你周伯伯呀,他可是一下笔就横扫千军的,当年拿起笔作刀枪的先锋,后来光是检查就写了几抽屉……哎,不提当年了。”
  • 从新华路到淮海路有一点距离,换了两部车,花了点时间才到。淮海路早不是从前的模样,它现在围着隔离的钢板,一头延伸到另一天,弯弯折折像一道墙,从两块板的接缝里向里望,淮海路从上面整个地掀开,往下挖掘直到地底。这个巨大的深坑一点不像一个无底的黑洞,也不让人看了害怕,这只是一个杂乱的工地。
  • 此情此景,让人心生恍惚。景天一时忘情,笑着学了一句:“晚上好,德温特先生。“
    蒲瑞安回她道:“晚上好,景天小姐。”
    恰好货车开到,当当当的警声响起,把他的声音淹没。景天就看见他张了张嘴,脸上带着笑,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。她大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    蒲瑞安又笑着说了一遍。景天仍然没听见,但忽然觉得这样的情景很暧昧,她转过头看着迎面过来的货车,心跳得和火车轮子撞着铁轨发出的震天巨响一样重。
  • 蒲瑞安看她了有那么几秒种,然后说:“好。记得把湿衣服换了,马上去洗个热水澡。”捡起雨衣,拖泥带水地经过她的身边。
    景天听到这两句,几乎柳眉都竖了起来。文明人讲究绅士风度,凡是与身体有关的词语都不会出现在对话中,尤其是蒲瑞安这样的老派人家出来的人,更是在这方面注意,这是一个人平素的修养。除非是关系非常紧密的人,才会说这样亲密的话。他说这句话的口气,和一个男朋友的口气没什么两样。
  • 她看着这盒可可粉就发笑,她承他的情的地方多了,两人认识时间不算长,交情不算深,纠葛倒不少。她要是有志气,不想和这个人再牵扯,就该冷静地把这盒可可粉扔进垃圾桶里,像所有电影里有志气的女主角一样,人家连钻石戒指都舍得扔的。而她却舀了三勺到杯子里,冲进热水,搅拌均匀了,觉得不够厚稠,再加两勺。
  • 蒲瑞安看了却说:“你这人很奇怪,该哭的时候不哭,不该哭的时候又哭那么大声。王连长今天要被你吓破胆了。你要是涂碘酒的时候刚才哭一下,那个小卫生兵肯定吓得不敢这么粗枝大叶,他还以为你跟他们一样皮糙肉厚的,涂碘酒像刷墙壁灰。现在你要是跟我大哭特哭,我就不好追究了。你尽可以无赖耍到底,我还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    景天忍不住扑嗤一声笑出来。
    “哭哭笑,两只眼睛开大炮。”蒲瑞安拿小孩子的儿歌取笑她。
    他一放软档,景天就知道混过去了,马上换她凶,
  • 因为在恋爱中,是被包裹在甜蜜里的,从语言到眼神到怀抱到心灵。是由自己和那个人共同散发出的甜蜜气氛搭出的一个秘密花园,那个地方只有两个人才知道。就像她现在,自己抱着自己的手臂,闭上眼睛,回味着刚才被人抱紧的感觉。腿上火辣辣的痛,嘴角却是在笑。情不自禁的想笑,想哈哈一声笑出来,想冲那个人大喊说“滚”,“呸”,“滚蛋”,“去死”……  所有无理的无礼的无厘头的单音节字,每一个字都是在说“好”,“真可爱”,“想咬你”,“抱紧我”。想怎么放肆都可以,想怎么反复无常都有理,只是因为有个人愿意享受这里面释放出来的亲昵。就像蒲瑞安说的,“如果你只是在我面前这么反复,我不会介意,我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这种感觉”。这就是恋爱的感觉。
  • 和年轻姑娘谈恋爱就是累,她们不肯务实,非要玩很多花样,其实最终结果无非是结婚一条路,却偏要玩七擒孟获的游戏... 时代发展到今天,什么都得自己来,自已读书自己吃饭自己讨女孩欢心自己挣钱娶媳妇,一个人一双手忙不过来,只好往后推,推到过了三十岁,还要玩十八岁孩子的游戏。但是三十多岁人哪里有十八岁的激情和精力?
  • 也许他那边也在埋怨为什么女朋友就不肯来看他?也许这世上真的有误会有错过,而当事人因为骄傲不肯去解释不肯去俯就,只会失望地抱怨,说爱情已死,爱人变心?  景天在这个时候忽然原谅了前男友,因为她的骄傲,她惩罚了他,同时她纵容自己沉溺在伤心中自怜自艾,不肯痊愈。但是这样做,除了她自己伤心难过外,谁又得到任何好处了?
  • 出去转转,除了马路就是人,连一个想让她掏出相机来的地方都没有,触目所及,水泥从脚底直砌上天穹。如果地球是人也要呼吸的话,那城市,肯定是它结痂的地方。板结成比花岗岩还要结实的石块,敲一敲,梆梆响。
  • 安先生,她想,你还真是像一个老师,逼着她坚强、往前走、不退缩,他要逼她成为和他一样的人。他喜欢她,因此他不纵容她,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她。
  • 蒲瑞安笑笑,解释给她听:“我不是说我买了个私家园林,我是说我买了个私家园子。是你自己领会错了。这个园子有三进庭院,十四间房,占地面积是五百多平方,我打算拆掉第一进,把天井扩大,后面两进形成一个前后房一样的格局,前面做起居,后面做卧室。你来看,这里有一口井,”指着墙角的一口长满青苔的老井,“还能打出水来,这里清理出来后就是一个庭院,种一架紫藤,你看如何?”
  • 傅和晴说:“你一时要说吃焦泡饭,我到哪里去弄,只好现炒米。夏天吃也正好。”接了一盆凉水,连锅带饭放在冷水里凉着,再把景至琛买回来的熟菜一样样倒在盘子里,用筷子摆整齐,是咸鸡糟肚和西芹拌腐竹。傅和晴做了一只热菜是霉干菜蒸咸鲞鱼肉饼,正是下泡饭的菜,还有一个凉拌海带结,悄声说:“蒜蓉我就不放了,拌了点姜汁。”景天只好闷声发笑,说:“妈妈侬真搞得来。”
  • 景天想明白这一点,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这人得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这一点,她任他搓圆摁扁,而他也笑纳她的献媚,但就是不投降。这一场持久拉锯仗一直在两人间暗潮汹涌地翻滚着,两人表面都不露声色,却在较着劲。她都有点后劲不足了,而他却依然谈笑风生,好像诸葛亮坐在城楼上,手挥五弦,谈笑退敌。她对他只有五体投地的份。
  • 好象以前看过一本什么书,说是晋朝的贵族,上厕所时手边有一个盘子,里面放的是红枣,进去就取两粒红枣塞进鼻子里,下面的坑里放的是鹅毛。
  • 景天回过神来说,“妈妈,这个就叫一不做二不休。”指一下自己:“一不做,”指一下走进去的蒲瑞安:“二不休。”
  • 傅和晴说:“景儿说的这个,倒叫我想起那出京剧《卖水》来了。”清一清嗓子,唱一段流水:“什么花姐?什么花郎?什么花的帐子?什么花的床?什么花的枕头床上放?什么花的褥子铺满床?”  景天接口数板道:“红花姐,绿花郎。干枝梅的帐子、象牙花的床,鸳鸯花的枕头床上放,木樨花的褥子铺满床。
  • 景天噗嗤一笑,这个“野人婆婆吃琵琶梗”是上海的老人家编出来骗小孩子要他们注意陌生人的,“野人婆婆”相当于童话故事里的熊外婆和狼外婆,“琵琶梗”原是一种撒了白糖的油炸糯米果子,这里是指小孩子白嫩的手指头。
  • 那座位于乐清坊的老宅,让他们给出主意要买些什么家具,怎么布置房间。老宅修葺一新,但又不是彻骨里新那种刺目的惨白的新,这个新带点自来旧的新,看上去是新的,但无一处不是带着旧时的风貌。  进屋的台地铺的是真正的旧物,箩底的尺半见方的大方砖,吸湿防潮又保水分,还防滑不生尘。这种青砖早就不生产了,是把三进房子的旧砖撬起来重新铺的,一共才捡出这些完整的来。几间正房铺的是细长条的柚木地板,是从一幢拆掉的旧银行大楼里淘来的,刨掉了表面的陈年泥垢,打上地板蜡,光亮得可以开舞会。顶棚上的椽子和棢砖用桐油漆过,不掉灰尘。屋顶上的瓦请瓦匠捡过,坏掉的都换了。窗还是原来的槅扇子窗,破损的地方全用旧木头修补过了,铜插销是从旧货店买的全新的旧货。
  • 所有的房间都是四白落地,干干净净,冬日的阳光从玻璃窗里照进来,略有些灰尘在光线的瀑布里浮沉,看上去让人觉得温暖。  院子里朝南向阳的地方放了一些盆栽,冬天少花,盆里种的是茶玫,开着粉色的精致花朵,还有两棵苏州人爱种的白兰花放在屋内有太阳晒得到的地方。靠院墙是几大盆杜鹃,碧青碧青的叶子像用水洗过。围墙上是不知年的爬山虎,老藤足有茶杯口粗。天井角落那一口老井的井壁上全是绒绒的青苔,还有凤尾蕨的叶片茂盛地遮了一小半的井口,往下张一张,泛着水光。旁边放了一只桶底穿洞钉了一块橡皮的专用吊桶,景天拎起那桶看了看,问为什么桶底有洞,被景至琛取笑没见识。
  • “是的,他们在成全我们。如果他们和你依然如同从前那样的亲密,他们会觉得是在纵容我们的荒唐和不计后果,这是他们摆出来的姿态。所以他们是出去旅游了,而不是来这里兴师问罪。小景,你有全天下最好的爸妈,只是我不够好,让你失去了他们的疼爱。我会尽力让你不觉得遗憾,可惜遗憾终究是遗憾,不会因我的努力就不存在了。”
  • “我的意思是,我会趁着这个时间,把这块地从教育用地变成住宅用地,跑这个很花时间,有很多关节要打通,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。因此我还不能把我在厂里的股份转让掉。等批文弄好,原来的班级也毕业了,到时候就可以大展拳脚了。这么大块地,一百余亩,可以建一个中型楼盘,我已经找建筑师粗略算过了,容积率按2.90算,建筑密度百分之十八到十九,可以建十三幢高层建筑,建筑面积可以达到二十三四万平方米,地上二十万地下三万多,绿化面积也可达到百分之四十,总套数估计会有两千余套,停车位一千多个。我打算分三期建成出售,第一期先建三栋二十五层的高层,有五百余户,可销售面积有三万五百余平方米,按照当地的楼盘均价,两三年后就算不升,还是两千八,那就是一亿。除掉先期卖地的五百万,补交的土地出让金,后期投入的建安成本,利润按百分之三十算,也有三千万。要是做成了,光是这一块地,我就可以成功转型,从制造业转入房地产。”
  • 蒲瑞安慢悠悠笃定说:“你要入股,未尝不行。但是这样一来,你的股份就是主要资金,这间公司就变成你的公司了,虽然法人的名字是我。爸爸,我们亲父子明算账,这是我的事业我的公司,我要做这个董事长。你用资金来入股当然可以,你借我三百万,余下的两百万是你入股的资金。事情有我做,不用你操一点心,你坐着分红,仍然是董事会的成员。”
  • 每次在苏熙那里受了气,倪慧就会来找景天诉苦,按说景天实在不必受这个折磨,但是她又想听苏熙这次又在发什么神经,因此倪慧约她,她都应约前往,两人约个地方吃饭喝茶,听一些苏熙的闲话,对蒲瑞安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关心。
  • 傅和晴放下心来,说:“这就好。”景至琛带了疑问看着她,示意她讲她的想法。傅和晴说:“死亡证明在景儿这里,那她就是主家,办起丧事来,是景儿致词。要是落在苏熙那里,景儿就成了媳妇,是陪祭的了。这个关节可不能错。
  • 二姨再白她一眼说:“等打起仗来,你也描眉画眼地去逃难吧。”傅和晴说:“那也没什么难的,捡段烧焦的木头就画了。打仗肯定烧房子,烧了房子就有焦木头。”
  • 最后说;小安子妈妈那里,请代我致意。我家小景就不过去了,免得婆媳两人见了面除了哭还是哭,对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好。到时我们在追悼会上见面罢,希望小安子的妈妈不要太伤心,小安等于也是我们的儿子,失去儿子的心情我们能够理解。何况阿德还小,正是需要爸爸的时候。这孩子可怜,这么小就没了爸爸,他将来还是要靠我们两家四个老人一起扶绑他。过去的事,是我做得不好,请小安子的妈妈看在阿德的未来上,别再计较我家景儿这些年的失礼。“她话里软中带硬,却又说得滴水不漏,蒲原自然是听得出的
  • 苏熙仍然不回答,景天贴在她耳边说:“那我来问吧,是不是因为白苓的原因,你后来嫁了你不爱的人,生了你不想要的儿子,为了表示你的不甘心,才故意让所有人都不快乐?你牺牲了瑞安,教坏了苏照,还辜负了瑞安的爸爸。他为了你可以容忍你所有的胡作非为,你就一点不感动?”

Profile

fiefoe

July 2017

S M T W T F S
      1
2 3 45678
9 101112131415
16 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31     

Page Summary

Style Credit

Expand Cut Tags

No cut tags
Page generated Jul. 25th, 2017 08:37 pm
Powered by Dreamwidth Studios